首页 财经课堂 在哪里可以看期货商品基本面

在哪里可以看期货商品基本面

但是,当我在经过了几年的摸索之后,不经意间也会反过来问自己一个问题:“市场的本质是这样么?是不是从一开始,路就错了?技术分析和基本面分析的共性是什么?如何才能相互融合呢?”。

基本面分析,每一个行业都有复杂的逻辑,我也同样没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很好地回答这些问题,但是有一些观点还是能够启发大家对这些问题的深度思考的。

一、什么是基本面分析?

基本面分析认为价格是商品的价值与影响因素决定,通过因素分析来解读和推测价格的研究方法称之为基本面分析。其中的分析所涉及的因素就是基本面信息。按照传统的经济理论: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是供求关系引起的。所以传统的商品基本面分析基本等同于供求分析。供求分析的集中体现就是该商品的供需平衡表。

在早年,金融市场是从属于实体经济的资金管道,服务于最终借款人和最终贷款人之间。而如今,金融市场高度发达,虚拟经济规模极度庞大,且内部形成了完整的食物链,已经形成了自组织的生态系统。商品的价格、金融产品的价格,都是这个系统的一个变量,而已。从某种极端的角度看,管道系统膨胀成了主体,而实体经济成了挂在这个管道网上的终端。这时候,供求关系分析,往往失真。有个案例,2011年2月,某知名期货公司曾主办客户内训会,有一期专门讲棉花,会上有分析师指出,根据当时的产量和需求数据推算的棉花平衡表可知,虽然当年度棉花恢复性增产,但供给有限,期末结转库存依然是历史低位。根据这个结论,棉花应该要维持高位。对应这个思路,该公司某大户,一直在棉花上持有大量净多单,直到年中。而此期间,棉花价格却一路下破,该大户在棉花这个品种上,亏损巨大。

在哪里可以看期货商品基本面

如今,金融体系内部的流动性分布,市场心理预期影响下的流动性变动、库存变动、开工率变动等,有时候对价格的影响会超越供求关系,或本身就能改变供求关系。所以,基本面分析若不考虑这些,基本没有可操作性。那么,加上流动性分析和心理分析之后的基本面分析,是必要的基本面研究架构,但仍不是充分的。由于信息的开放性、无限扩展性、动态性、自反馈性,基本面分析注定是缺陷分析而非完备分析。

二、市场的本质是什么?

一个成熟市场必定是一个典型非线性系统。从不成熟市场或小市场发育成成熟市场或大市场的过程中,线性和非线性之间没有一个明确的界线。当交易对手数量有限且可观察的时候,交易者(大交易者)可以通过观察对手(另一些大交易者)的行动来优化自己的决策,同时也可以通过评估对手实力来测算自己操纵市场的成本。此时就是寡头博弈的阶段。在任何一个国家的投机市场的发展早期,必然经历具备此类特征的阶段。当然即使在成熟市场,个别时点也可能出现寡头博弈的特征,比如出现典型逼空行情时。

当随着市场的发展,市场的参与者数量不断壮大,包括大户的数量,多到无法进行足够地观察跟踪;同时,市场参与者的类型不断丰富,同质化水平不断降低,行为方式高度差异化,以致于任一个大户无法推演他潜在对手们的可能行动。此时,市场的非线性特征才能充分显现。行情的随机性就越来越占主导地位,而操纵市场的成功率和收益率也不断下降,以致于没有可操作性。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中国市场最突出的犯罪是操作市场,而成熟市场中最突出的犯罪不是操纵市场(却是内幕交易等)。

在自然界中可以找到类似的系统,比如日-地-月系统,这是一个三体问题,周期轨道稠密,相对于昼夜和四季变化,轨道改变极其缓慢且微小,在不太久远的时间内,可以近似认为是高度稳定的线性系统,适用开普勒时代的理论体系。并且,其他天体对这三者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就类似于在寡头博弈市场,小散户们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只需要机械决定论的思维方式和牛顿力学就可以解决一切。改变日-地-月三者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测算出另两个运动的变化。

而天气系统,体系内部的个体数量近似为无穷多,是一个典型的非线性系统。具备充分的随机特征。改变其中一部分的温度、速度、运动方向,都无法预料整个体系未来的变化(就像随机市场中,大户试图操纵市场的行为都无法预料后果)。无法进行精确预报而只能进行概率预报。

投机市场虽是一个非线性系统,但是一个开放系统,外接很多线性系统,所以必然可以利用外部众多线性系统对该非线性系统的影响,来使预测超越随机性。

还是以自然界中的系统来举例。比如天气系统,是典型非线性系统,难以进行精确预报,但我们仍有很多工作可做。比如我们可以说,宁波的1月刮西北风的概率很大;我们现在处在深秋,我预报下周的气温比这周低,这个概率很大;1月份某一天的气温,比7月某一天的气温低,这个概率极大;要是在北极点,我预报1月的气温比7月低,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精确预报可视为概率极大的概率预报(因为自然界中没有绝对彻底的线性系统,只有近似线性系统,所以,没有绝对彻底的精确预报,只有近似的精确预报),为何对于天气系统,我们也可以发现很多可预报的成份?原因就是因为天气系统是开放系统,外接日-地这个线性系统,四季变化以及伴随四季发生的冷热、干湿、季风等变化,都是因为受到了日地系统的叠加,而日地系统中的日地距离、黄赤交角、回归年长度、太阳的热释放量、地球的形状、下垫面的水陆与植被分布,等等,都是线性可测可报的。在天气系统的数学模型中,这些都是微分方程组的边界条件。幸运的是,这些边界条件中很多都是建立在线性的外部系统的基础上的。所以,我们真的就能在一个随机系统中找到很多近似必然的东西,或者说近似适用因果论的东西。而一旦有了这些东西,预报者就可以更准确地进行演绎了。

这应是基本面系统交易者对市场的信仰:对于市场这个非线性系统,我们如果找到了这些近似必然的东西,我们的主观预判交易就有了依据。只是这个寻找和理解的过程,比天气系统难得多。原因是市场所外接的系统,线性的近似程度通常都不高。

三、基本面分析与基本面交易

而基本面交易,如若简单地就是以分析结论来操作,仅仅是解决了开仓方向的问题。其他的,诸如资金分配、加仓策略、再入场、止赢止损等,都是交易者需要思考的。真正的基本面交易,必须对基本面的信息进行动态解读和跟踪,并同步到自己的资金上去。

如果说基本面分析的好坏,体现在数据处理能力上;那么基本面交易的好坏,体现在解读,或者说行情验证上。比如,同样是一个紧缺的结论,可能是价格已经兑现过了,要回归(如2011年3月的棉花);可能是价格已经兑现了,但可以维持(如2010年11月的棉花);可能是价格还没有全部兑现(如2010年10月的棉花);可能是价格刚刚开始反应(如2010年7月的棉花)。你的操作策略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一个以处理数据见长的分析师而言,他可能在此方面毫无优势。

回归我们的话题,是探讨个人交易者的,所以,我们得承认我们不可能兼顾分析和交易。两者积累的经验不是同一种经验,两者对主体的素质要求也不同。分析和交易的分离,是必要的,也是注定的。现实中常见的是,当交易者花了大把的精力做了分析,得到一个有相当把握的结论,由于投入很认真,他会笃信自己的分析。结果往往不妙。而另一个交易者,灵光一闪,就感知到了市场方向,此时你问他,他拿不出确切的数据,没有平衡表,但往往效果不错。其实这并非偶然。因为我们探讨的前提是个人交易者,你的数据基本都是二手的,你要得到一个有把握的结论,肯定得有人把这些数据整理出来,而且多个角度分析得到同向的结论,才叫有把握。那么你能看到这些数据的时候,肯定已经有很多人过目了。多个角度的结论都同向的时候,别人更加能感知到市场动向。大家都知道的事往往大家都已经采取了行动,结果往往行情已经兑现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