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课堂 不停牌的期货

不停牌的期货

老规矩,先写结论:永安期货2019年6月12日收盘后发公告要求延长停牌期限至9月12日的原因大概率是因为碰到了 因为公司控股股东需要变更而与进行中的IPO相关法规中对控股股东稳定期要求的硬性规定冲突未能谈妥方案而引发不得不延长停牌期限。

写完结论,来排除一下几种公告中明确提及的:拟进行国有股权调整的政策咨询和问题研究,可能涉及国有股权调整。因该事项系涉及需要向有关部门进行政策咨询的重大事项。也就是说,先排除一些明显不需要长期停牌的事关股权转移的事项。这个过程里,有些名词: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的定义只能大家去自行搞清楚,这不是学术论文,不能一一解释了。

第一种被排除的情况:永安期货在实控人要求下进行实控人下公司内 的股权划拨和转移。即使牵扯到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之间的股权划拨和转移。由于不牵扯到公司实控人的变化,属于内部左口袋到右口袋的问题,属于国有股权的同系统转让,因此,根本无需停牌,只需要一纸文件,工商变更即可,相关的情况,过往也出现过,大家可以自己仔细查找近一两年的股权变更信息。因此,首先可以排除单纯的实控人下的股权变更和转移。

第二种被排除的情况:是永安期货除实控人以外的其他股东间的股份转让或者实控人下公司和其他股东间的股份转让。这部分虽然不是实控人一纸文件可以搞定的。但永安期货活脱脱是一个新三板的上市公司。流通股权可以自由交易或协议交易,非流通股权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行转让(只要不是非法)。这种更为单纯的市场行为就更不用需要长期停牌和政策咨询了。没有法律规定国有股不能通过交易系统转让,所以这部分也显然不构成公告中所着重强调的没有先例及需要政策咨询的的障碍。

排除了这两种几乎涵盖了所有股权转让的情况,那停牌就很令人费解了。事实上,单纯的股权转让本来就是二级市场存在的目的,如果这个转让不叠加其他可能违法法律法规的事情,几乎是没有任何需要停牌太长久或无法明说的事情。。。。即便包括更换实控人这样的重大重组,也从来不会在二级市场上缺乏先例而需要反复延长停牌时间。

所以推理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加入由于股份流通而导致其他事项合规性冲突的思考。那么此次停牌后被大家广泛猜测的主板IPO成为一个主要考虑的方向。当把主板IPO纳入到考虑范围以后,果然,死结,BUG一下子就浮出了水面。

因此,在永安这件事情上,有且只有一种可能性会让整个棋局走到一个没有先例的状况:

1)根据公告所提的,国有股份的转让涉及到了控股股东的变更。

2)变更后,将面临无法马上继续IPO的问题。

但是问题来了,你现在更换控股股东,按照IPO的法律法规来说,就触碰了红线。除非你愿意更换控股股东后再等三年再申请IPO(这里要知道,即使先过会IPO,控股股东的股权也有三年锁定无法转让,其时间本质是一样的)。

总结来说,单纯更换或者转移股权是无法形成需要停牌来做的死局。只有满足更换控股股东的同时又想立刻顺着永安期货已经等完三年辅导期立刻上市。想的太美,却真正碰到了从无先例和需要现有法律法规为这件事情让路的死局。

整个事情,比较大的涉及到两家上市公司:财通和东方。

财通从永安停牌前2天见本轮高点,一轮深幅下跌,符合场中资金担心财通会在大局中被轧出局先退出一些观望的本能反应。

东方在永安停牌后(3月14日)的表现可称一直较为扛跌,虽然从本文推理,并不能说财通潜在的可能出局,入局的就一定是东方,但东方却始终处于相对的旱涝保收位置(上面已经分析过东方的股份转移不构成需要停牌的份额,所以起码可以排除不是为了让东方出局而停牌),退一万步,局做成了,不能马上IPO,也意味着这次进来的人够硬,可以直接把原有控股股东轧出,东方虽然也可能会损失部分的份额,但对于原本份额就只有财通1/3多点的东方来说,迎来更大的强股东起码也不是什么太坏的损失。这反而跟财通有潜在直接被轧的场面完全不同。另一面,这个局即便最后做不成,永安得以保留原有股本结构顺利IPO,那么按照目前被炒作的沸沸扬扬的国际期货的估值来看,一个永安期货可以给东方贡献58亿的可转让金融资产估值。而永安停牌本身就已经说明,大的重组已经拉开序幕,此时东方场内的主力自不愿意在这个时间点上大幅度的退出而造成了股价相对扛跌。

不停牌的期货

宣布延期后,可以看到这次征询,由于直接触碰政策红线,来者再硬也不是一下能搞定,财通存在保留控股股东的可能性(尽管实际意义不大,但名义上可能还是有余地的),因此有资金又回流部分(三年长线看,这是短线回补救场行为),走势反而短线逆势。

东方嘛,呵呵,不说了,走自己的路吧,反正横竖都会有份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