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课堂 不断开放的印度期货市场

不断开放的印度期货市场

  日前,监管层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稳步推进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拓宽商品和股指期货期权品种开放范围和路径。

  可以预见,接下来,我国期货市场将进入多元开放的新阶段。

  境内交易所国际化推进各有侧重

  除此之外,境内期货公司“走出去”的步伐也从未停歇。据了解,目前至少有20家境内期货公司在中国香港设立了分支机构,并已取得了香港证监会下发的相关牌照开始展业。另外,还有少数期货公司获得了英国、美国、新加坡等国的监管认可,在这些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并根据已获得的牌照开始开展相应业务。

  这一成果的取得无疑是非常艰辛的。实际上,据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韩乾了解,多年来境内各大交易所在对外开放方面做了很多研究。

  有行业人士表示,对于我国境内商品期货来说,境外设库主要可能发生在国内有罐容限制的原油、燃料油等品种上。另外,20号胶期货也很适合在境外设库,因为它的交割品主要来自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境外设库可在一定程度上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相关企业和机构,同时有助于提高交割的便利性。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上期所将以低硫燃料油期货为试点,开启境外设库探索,通过“跨境交收”模式,在全球重要的燃料油集散地新加坡尝试低硫燃料油集团厂库交割,进一步提升价格影响力。

  至于品种外挂,华俊认为,则更容易被境外投资者接受。“实际上,就目前情况看,Brent和WTI原油期货均分别在CME和ICE有外挂,新加坡普式燃料油也在CME有上市,若境内期货合约直接外挂境外交易所,为境外投资者所熟知,接受程度将大大提高,可有效增加品种的活跃度和定价的合理性。”

  王红英认为,郑商所的PTA期货因其自身特性,比较适合去通过品种外挂的模式扩大对外开放程度。

  “订单路由、清算连接、相互冲销系统等在国际上已有先例,未来也可以进行尝试。”韩乾说,“只是这些模式实施起来难易程度不同,应根据实际情况综合考量适时推进。”

  刘春彦也认为,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需要的是双向开放,既要“引进来”也要“走出去”,不仅要着眼于品种,还应在其他领域有所合作。

  “从股权投资和合作角度看,境内期货交易可以考虑与境外交易所合资共建交易平台。”韩乾说,“此前国内几家交易所联合收购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部分股权,以及与德意志交易所集团共建中欧国际交易所等做法就是很好的例子。”

  在王红英看来,境内期货公司或其他金融机构也可以通过与境外机构开展股权合作等方式拓展国际业务,使更多的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期货及衍生品市场。

  “从投资者的角度看,要继续扩大国际化期货品种范围,引入更多的境外投资者。尤其是境外个人投资者,可对其适当开放,进一步提升我国境内期货市场的流动性。”王红英说。

  此外,韩乾认为,未来随着我国境内交易所技术实力和服务水平的提高,还可以对外输出跨境交易平台服务。

  “期货市场的国际化不仅取决于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的经营能力、竞争能力和期货行业的人才培养能力,更取决于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刘春彦说。

  王红英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我国境内期货市场若要实现更高程度的开放,资本项下开放非常重要。

  刘春彦也认为,在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背景下,期货市场应着眼于服务新发展格局,最终实现“全球资源、中国配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