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课堂 不能指望做期货能够雪中送炭

不能指望做期货能够雪中送炭

专注公益性期货模拟比赛

绿石大赛

不能指望做期货能够雪中送炭

人物简介

周冠良,“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湖南邵阳人,湖南省证监局特聘讲师,

2007 年开始投身股市,2014 年转而专注期货投资。典型的趋势交易者,信奉“无多无空、主观即错、着重即差、随波逐流”的投资理念;行为金融学的簇拥者,善于从深层次克服并利用人性弱点用以交易。2020年第十三届全国期货实盘大赛以155%的收益获得130名。

精彩观点

期货市场可以多空双向、不能任性的停牌、不会被恶意财务造假所困扰,而且自带无息低杠杆。

一个期货交易者的一天,可能是正常人的3天甚至更长。

期货市场是人性博弈的市场,期货市场亦是人生的修炼场。

期货市场,理论上是一个能够让普通人实现自由的地方--财务和人生的双重自由,这种美好的愿望支撑着我一直在坚持着。

(我)90%的时间花在对人性的研究、对自己的反省上。

我坚信盈亏同源。我觉着交易者就像是渔夫,我们要面临多重风险。

趋势总会来临,尤其是长期震荡后,趋势会愈发明显。

我会“熬”,熬到其他趋势投资者都不愿意再坚守,那时候会有更丰厚的利润等着我。

我想把期货当做事业来耕耘,趋势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好搭档,既然是朋友,我就要信任他,充分的信任他--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

想要长期盈利,我认为必须坚守盈亏同源的信仰不动摇,坚决执行正期望值的交易系统不动摇。

我觉着期货应该是事业,而不是短期获取暴利的工具;期货应该是能让生活锦上添花的投资品种,而不是两眼巴巴指望着它能雪中送炭。

在非交易时间做好交易计划,不在盘中随意操作——这样做可以保持理性。

交易就像动物过冬,盈利时候就要敢于持有(准备好过冬的食物),毕竟震荡期(冬天严酷),没有足够的储备就会难受、甚至饿死。

我觉着交易赚钱挺难挺累,但是短线既辛苦又难赚钱。

逆向操作,能够让盈利的概率增加。

达到2个条件可算是成功的期货交易员:1,时间维度,过去7年的期货交易生涯中,有5年能够盈利,交易方式能够长期有效;2,体量维度,按照目前货币购买力,能够赚500万。

跟随趋势,而不是预言趋势。不去盲目自负的“我觉得”,而是要让“市场觉得”。

努力比选择更重要:我觉着中长线投资比短线投资其实更快更稳。

采访语录

记者:周总您好,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接受此次采访。您2007年进入股市,也曾在券商任职,可以说对股票投资有很深的认识,为什么会决定转型期货投资的?

周冠良:相较于股市,期货市场可以多空双向、不能任性的停牌、不会被恶意财务造假所困扰(市值上千亿的超级大公司都如此、其他中小型上市公司更多),而且自带无息低杠杆。

记者:您2014年从股市转到期市,交易时间并不长,您对期货市场的理解是怎么样的?

周冠良:期货市场是人性博弈的市场,贪嗔痴慢疑提现的淋漓尽致。因为财富波动剧烈、会导致精神压力陡增,所以一个期货交易者的一天,可能是正常人的3天甚至更长,这就需要在期货市场拼杀的人士,需要良好的定力,不夸张的说,期货市场亦是人生的修炼场。

记者:在您从股市向期市转型的初期,其实并不顺利,伴随您的可以说是不断的失败与大量时间的耗费,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您能够坚持下来?

周冠良:期货市场,理论上是一个能够让普通人实现自由的地方--财务和人生的双重自由,这种美好的愿望支撑着我一直在坚持着。

大学和研究生我都是金融专业,毕业后了从事十年证券交易,同时证券行业的职业生涯也让我有机会接触形形色色的投资者——从他人的失败和成功中获取经验。虽然我天赋很普通,但自己觉着算是一个能沉下心学习的人,也相信自己能够通过不断努力获得期货上的成功。

记者:在长达3年的期市阵痛期,您每周花超过50小时的时间潜心研究,那么主要是做哪些研究?

周冠良:先是研究基本面,然后90%的时间花在对人性的研究、对自己的反省上。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性格特点、人生目标还有期货市场特点,形成了一套多品种、多策略的交易模型,通过大量的回测,觉着能取得较好收益。

记者:您目前打造的一套交易系统是从2017年下半年应用到现在,这四年多时间市场不断的发生变化,您觉得是否能一直适用?您在什么情况下会对交易系统进行调整?

周冠良:我觉得人性不会变,那么我的这套交易规则也能一直存在下去。目前不会对交易系统进行调整。

记者:2020年您获得了155%的回报率,您对这样的结果满意吗?总结来看有哪些不足之处?

周冠良:对这样的结果挺满意的,算是对自己投资生涯的一种鼓励。说到不足之处的话,希望未来对交易品种的多样性能够增加。

记者:从您2020-2021年的实盘资金曲线中我们发现净值起伏还是比较明显的,这在您的预期中吗?您可容忍的回撤幅度是多少?

周冠良:我坚信盈亏同源。我觉着交易者就像是渔夫,我们要面临多重风险。

1、系统风险,就像难以预测的天气,只要置身其中,都需要承担;

2、策略风险,这是成熟投资者相较于不成熟投资者的优势--成熟投资者可以通过执行正期望值的

3、较大的渔网才能捞到较大的鱼儿,这些回撤是预期之中的。

我能忍受50%的回撤,因为想要捞到更大的鱼儿。

记者:2020年初由于疫情的影响,商品期货遭遇了黑天鹅行情,您的账户表现如何? 遇到这种极端行情您的系统有什么应对方案?

周冠良:账户表现不佳,这也是最近在反思的地方,下次会在长假期前适当降低账户仓位。

记者:您主要做趋势交易,其实这两年很多商品的趋势性并不好,在这种行情下,您会如何去发掘交易机会?

周冠良:趋势总会来临,尤其是长期震荡后,趋势会愈发明显。谈不上去发掘交易机会,我会“熬”,熬到其他趋势投资者都不愿意再坚守,那时候会有更丰厚的利润等着我。

记者:在趋势交易的过程中,出现浮亏是常事,您如何对待?如果出现了大幅的浮亏,您是否会推翻交易计划执行一些减仓甚至平仓的操作?

周冠良:我想把期货当做事业来耕耘,趋势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好搭档,既然是朋友,我就要信任他,充分的信任他--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

浮亏就像做生意需要的损耗,少不了的。想要长期盈利,我认为必须坚守盈亏同源的信仰不动摇,坚决执行正期望值的交易系统不动摇。

记者:趋势交易中仓位的把控非常重要,您一般会用几成仓位?部分市场中的大咖通常是通过重仓一把行情成就投资人生,您对此怎么看?

周冠良:我始终认为,不能单看交易者期货账户的仓位,而应该看期货在家庭资产的配置。

比如交易者拥有100万的投资资产,只用10万元做期货,那么即便满仓亏完也无所谓;如果拿出100万做期货,那么30%仓位都挺高了。

我觉着期货应该是事业,而不是短期获取暴利的工具;期货应该是能让生活锦上添花的投资品种,而不是两眼巴巴指望着它能雪中送炭。

记者:如果在交易过程中要进行加减仓,您的依据会是什么?

周冠良:根据理性的交易规则,而不是感性的随性而为。通常在非交易时间做好交易计划,不在盘中随意操作——这样做可以保持理性。

记者:交易的过程中出现超预期的收益时,您是见好就收还是继续执行之前定的交易规则?

周冠良:必须继续执行交易规则。交易就像动物过冬,盈利时候就要敢于持有(准备好过冬的食物),毕竟震荡期(冬天严酷),没有足够的储备就会难受、甚至饿死。

记者:随着国内期市的不断完善,商品的种类也逐渐丰富,您主要做哪些品种?选择品种的依据是什么?

周冠良:黑色系、化工和股指,少量农产品,依据是因为波动大,适合趋势交易。

记者:近几年期货圈盛行“调研风”,基本面研究的比重也逐步在投资圈增加,您怎么看待基本面分析以及当前的现货产业调研?您的交易系统中基本面分析占据什么样的位置?

周冠良:基本面对于操作应该是有好处的,但是我觉着提升不明显,毕竟普通投资者获取精准信息难度大、对投资决策帮助有限。我基本不参考基本面分析。

记者:从您的账户 来看,目前市场中大多数个人投资者都是以短线交易为主,您是否有参与短线交易?您怎么看待短线交易?

周冠良:在进入股市的前几年,我是乐此不疲的短线爱好者,但是亏多赢少。我觉着交易赚钱挺难挺累,但是短线既辛苦又难赚钱。

记者:谈到交易,总离不开“人性的弱点”探讨,您作为行为金融学的拥簇者,如何看待“人性的弱点”?在交易的过程中又会如何规避乃至利用“人性的弱点”?

周冠良:逆向操作,能够让盈利的概率增加。

厌恶亏损--大多数人喜欢“斩断盈利,让亏损奔跑”,这是几百万年前老祖宗留下的基因,其实反着做可能会更好。

羊群效应--大多数人人云亦云,其实更应该独立思考;

结果偏好--大多数人以盈亏定输赢,我觉着应该要以是否严格执行交易计划定对错;

小数法则--从小样本中总结,比如最近1年甚至半年交易情况来推测交易系统的好坏,可能时间周期比较短,不能适应完整牛熊周期检验。

还有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行为习惯,在生活中可能需要恪守,但是在交易中就应该反其道而行之。

周冠良:盈亏同源,短期暴利的背面就是短期爆仓。我觉着这是人性使然,毕竟大家都想着快点赚钱,再快一点。这是一个普通投资者的必然之路,我也是走过这条路的。

在我眼中,达到2个条件可算是成功的期货交易员:1,时间维度,过去7年的期货交易生涯中,有5年能够盈利,交易方式能够长期有效;2,体量维度,按照目前货币购买力,能够赚500万。

记者:您信奉“无多无空、主观即错、着重即差、随波逐流”的投资理念,如何理解?

周冠良:跟随趋势,而不是预言趋势。不去盲目自负的“我觉得”,而是要让“市场觉得”。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不要试图轻易的以有限的数据和专业知识,去推测市场下一步的走势:毕竟对绝大多数人而言,这样做不仅很辛苦,而且往往加速亏损进度。

记者:您贯彻的是“规则以内无牛熊、规则之外无交易”的交易信仰,那么利用程序化来完成是否会更加事半功倍?您对程序化交易怎么看?

周冠良:我是低频交易者,觉着没必要采用程序化交易。而且手动交易能让我更进一步观察市场走势。

记者:您说要把期货当做事业,而不仅仅是赚快钱的手段,可能每个身处市场的人都会这样想,您怎么去执行?

周冠良:一方面从更长远的角度去思考(不以短期盈亏作为评判标准,而是以是否严格执行交易系统作为衡量),一方面把期货同事业类比(5年一倍,追求稳健)。

记者:从您的经历中我们也看到为了成功,您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交了不少“学费”,那么通过您的总结能否给正处于“困境期”的投资者一些建议?

周冠良:努力比选择更重要:我觉着中长线投资比短线投资其实更快更稳。当然这个是根据性格、成长经历息息相关。

记者:目前您也开始向机构化转型,运作基金产品和交易单账户会有很大的区别,特别是净值的平稳性方面,这您会如何来调整?是否会对交易系统、交易策略进行较大的改动?

周冠良:我会对资金管理提出更高要求:更保守的交易仓位,加仓动作必须在达到一定盈利后才执行。

免责声明:文章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公众号删除

绿石操盘手是一个旨在选拨优秀期货投资人才和操盘手的公益性期货模拟比赛平台,唯一的目标是为绿石团队选拔操盘手,不从事招收会员以及其它任何非法活动。

绿石操盘手为中国操盘手打造一个无门槛的、又可快速获得操盘资金的平台。任,何有实力的操盘手都可以在此平台上一展身手,获得财富自由。

在初赛中,主要是选拔具备盈利能力的选手。因此以收益率为唯一的考核指标。

在复赛中,主要是选拔具备盈利能力且能进行一般标准风险控制能力的选手。因此较初赛增加部分风控考核指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