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货问答 国外期货最低卖多少

国外期货最低卖多少

七禾网注:与智库嘉宾的对话仅作为研究之用,不代表七禾网的观点及推荐。金融投资风险丛生,愿七禾网用户理性谨慎。

苗东,成都人,职业期货交易17年,多策略,多品种、多周期,量化交易,2011开始实现无人值守全自动程序化交易,2003年至今14年中,有13年取得正收益。

精彩观点:

我们打算在金融行业长久做下去,就一定要做正规的、国家认可的平台。

一个人第一桶金是怎么赚的,以后几乎总效仿着这么做,这个风格对他以后的交易影响非常大。

有些钱即使能赚,我也不会去赚,坚守自己的规则和底线,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

我一般都是追着大趋势做,追着市场上走势流畅的品种,一头扎进去,做好防守后,要么就被止损出局,要么就大赚一笔。

期货市场自带杠杆,却没有任何成本和附加条件,吸引着一批批贪婪的投资者,很多人过度的交易和过度使用杠杆,亏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期货市场是人性的试金石。

要做一名合格的狙击手,必须得有耐心,在目标没有出现之前,你得耐心的趴着等待,当目标出现的时候,要敢于果断的扣动扳机。打不中继续等待,大不了浪费一颗子弹,打中了,收获猎物。

我们既要高胜率又要高盈亏比,就可能需要牺牲一些交易机会。我们坚持在这个市场上交易,市场虽然很随机,但也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实际上是人性使然。选择最流畅的时段或品种做交易,胜率可能会比较很高。市场一旦形成单边趋势,这时候市场的走势最简单,不用什么花拳绣腿,也不用什么交易技巧,就是进去呆着,做好防守,然后等待出场的信号。

要想赚大钱,就得拿得住单子,如果拿住了单子,就得面对资金的波动,当然也可能面对巨大的浮盈打了水漂。我觉得就该坦然的面对和接受这个事情,有些无解的事情,接受现实比寻求解决方案更好。

我们允许浮动利润大幅波动,去博取更大的利润,而不是用初始本金的大幅波动去博取高利润。

杠杆是期货市场的魅力所在,我们只在合适的时候才去使用杠杆,并且可能用到极致。

大家都说人性是会变的,我说人性是不变的,不变,指的是我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共性——逐利和厌恶亏损。

所有的市场都包含着人性,因为逐利产生了趋势。我们就是利用趋势赚钱,因为趋势很简单明了,也很好识别,我们不需要其它的花哨的技巧,进去守着自己的底线,要么赚够出局,要么被市场给打出来。

短线交易把人性的躁动不安展示得得淋漓尽致。为什么人们对短线交易情有独钟,兴趣高昂,可能确实因为人性使然。

如果想做高平均利润,做高盈亏比,我们该怎么做?最简单的方案,就是把盈利的仓位尽量持长,把亏损的仓位限于小额,尽快止损。

趋势交易重在势,震荡交易重在点。趋势交易可以很粗狂,赢在大格局,大胸怀,震荡交易,赢在进出市场的时机上,赢在细腻上。

该赚的始终会来,该还的坦然的还回去一些。对市场你得宽容和大度,你得欢喜的去面对回撤,去淡然的收获利润。做一个正收益的模型,或发现一套正收益的交易方式,不是很难。

我们往往是气量太狭小,一点点亏损和回撤,都耿耿于怀,不断的自我怀疑,懊悔,修改,彷徨,不知所措,甚至绝望。交易就变成了一件苦差事,生活也没有了乐趣,期货也可能就是这样被抹黑了。

我们要遵守我们的内心去评估自己该承担的风险,从而去拟定交易决策,承担合适的风险。当你持续亏钱,状态持续低迷,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收缩交易品种,降低交易频率,降低交易仓位,去更加耐心的等待胜率和盈亏比很高的交易机会,去恢复交易资金和信心。有的人可能会去强行交易或重仓翻本。也许大多数时间都成功了,但只要一次坏运气,就可以把自己逼到绝境。

人的思维方式和计算机思维方式不一样,计算机是刚性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人是柔性的。

一个人第一桶金是怎么赚取的,后面几乎总效仿着这么做,这个风格对他以后的交易影响非常大。

我做的品种非常多,策略也多,周期也多,表面上是大而全的东西,但实际上也有隐患,组合太多,出问题了不一定马上能发现,组合逻辑也不一定清晰,弄得不好就是胡乱的堆砌。

其次,现在行情的同质性太强了,共振性太强了,我们往往为了对冲风险去做多品种交易,结果行情同涨同跌,一不小心还是可能掉进坑里。

越是简单粗犷的交易方式,生命力越是旺盛,普适性也是越好。

这个市场最大的特点就是变化无穷,过去跟未来是不一样的,唯一不变的是贪婪的人心,大家都想赚钱。

在期货市场上做交易赚钱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需要太高文凭、不需要太多的算计、也不需要太聪明,反而笨一点可能更好。这个市场就是一个庞大的随机场所,虽然有规律,但更多的是随机,有点像抛硬币一样。

我坚信,人类在计算能力,速度和执行上一定干不过计算机。

一个人情绪的变化对市场的影响是很小,但是很多人的情绪累积起来,所产生的动力就像浪潮一样不可阻挡。我们利用人类群体性的情绪引发的浪潮,在有风的时候,把帆拉再起来,站到风口去就行了。有风使尽帆,无风潜海底。只要呆在风口,猪也会被吹上天。赚钱,不是因为我们有超凡的能力,是因为我们站对了方向,市场赐予我们的礼物。

这个市场永远会交替发展,震荡—趋势—震荡—趋势。市场里,大家都在逐利,它总要制造一些赚钱的机会和赚钱效应出来,它不会让你永远赚钱或永远亏钱。

我们很多人,把步子迈的太大了,过度的透支信用和杠杆。我坚持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事情。

期货交易的历程,也是人性修炼的过程,我们得做自我解剖,去直面人性的弱点。

七禾网1、苗东老师您好,感谢您与七禾网深度对话。您之前从事的工作与期货并无关联,请问您是如何接触到期货的?

苗东:有一点算是机缘巧合吧,也许我的潜意识就喜欢这样的职业和生活吧。先蒙头进入了股市,随后不久进入了期货市场,就这样作为职业到现在。2000年,那时20多岁,最不缺的就是胆量和激情。2000年以前,做过很多传统意义上的生意,也算小有成就。在进入股市之前,我经营了一家餐馆和一辆运营货车,资金都在生意里。所以最早进入股市的资金,是在银行和亲戚处借的8万元。无惧无畏的青春岁月,现在回想起都有心惊胆颤。

七禾网2、我们从您的经历中看到您对资本市场情有独钟,不仅交易证券期货,也曾参与过邮票、现货仓单、外盘、权证等交易,那么就您来看,最终选择期货以及证券的原因是什么?

苗东:1997年,邮票市场非常火爆,我抱了一万元冲进邮市。结果套在最高点,现在还在柜子里放着,估计现在1000元都卖不了,当着纪念吧。

现货仓单我是在2001年接触到的,就是现在所谓的现货市场。我感觉出金有点问题,2002年撤出了所有资金。不久后,平台跑路了,老板跑到美国去了,我是幸运躲过了一劫,但我的很多朋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外盘也是在期货交易的过程中接触到的,但毕竟还是处于灰色地带,鱼龙混杂,我也尝试了一个多月就彻底退出了。

2005年,我所交易的期货公司也倒闭了,取不出钱,国家出面接管残局,兑付了我们的账户里的余额。

我们打算在金融行业长久做下去,就一定要做正规的、国家认可的平台。

七禾网3、您交易期货已经17年了,这17年间国内期货市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您来说,印象最深的变化有哪一些?

苗东:其实这个变化也是一个循序渐进逐步发展的过程。首先,市场规模发展壮大了很多倍。最早的时候,期货品种很少,交易量也很小,当时我们做铜和橡胶,有时候橡胶的成交量上20万手,我们都会惊呼。当时整个期货市场的资金量就二百多亿,现在是4千多亿的市场了。当然相对与股市来说,又显得小众了。

其次,以前商品走势和外盘关联性很强,铜、大豆、橡胶几乎就跟着外盘走。现在中国期货市场定价权增加了,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变大了。即使像黄金、白银这些品种,我都感觉有时会带着国际盘跑一阵。

第三,现在市场的联动性很强,即使是不相关的品种,也可能会一起动。不仅仅股市有大盘,期货也有大盘的。

七禾网4、17年间,您个人的交易体系、风格也应该经过了多次调整,总结来说,您觉得可以分为几个阶段?分别有什么特点?

苗东:如果非要分阶段,我认为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没有定型乱做,应该是2003年以前。

第二个阶段是2003年以后,其实从2003年到现在我的风格大体不变,虽然后面有小变化,但总体没变,因为一个人第一桶金是怎么赚的,以后几乎总效仿着这么做,这个风格对他以后的交易影响非常大。在期货市场,我的赚取的第一桶金对我的影响根深蒂固,所以我之后的交易方式都很相似。

2000年到2003年,在股市和期货市场亏得山穷水尽,开始的8万,只剩2万了。以前的生意一扔掉就没了,家乡也回不去了。老婆和孩子跟着我在陌生的大城市无依无靠,只有看不见尽头的亏钱,债台高筑,银行贷款还不上,连利息都还不上,一家三口租住着80元一间的房子。现在回想起当年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老婆孩子跟着我受苦和担惊受怕了,我一直心怀愧疚。我们家到现在一直都非常节俭,就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也因为这些经历,从那以后,我一直拒绝用借贷的方式做投资或消费,永远做好防守和储备,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当然也因此错失了很多赚钱的机会,但我不后悔。有些钱即使能赚,我也不会去赚,坚守自己的规则和底线,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

国外期货最低卖多少

2003年,时来运转了。先是股市1300点涨到1600点那一波行情,3个月我2万变成4万。紧接着,期货市场正巧赶上了大宗商品的起涨年。我基本一直维持半仓,紧紧的守着行情,一直到市场开始变脸的时候退出来。从4月份到年底,4万最高冲到了20多万。这是我投机市场上第一次爽快的赚钱,刻骨铭心的影响着我以后的交易。我马上买了房,2000多块钱一个平方,房子还不小,还在市区。后来慢慢还了亲戚和银行的钱,留下了4万继续做期货。再靠这4万元一直滚动到现在。这些年的家里支出几乎都是靠期货交易,所以,我也没有具体统计,到底有多高的收益,就是蒙着头过。我一般都是追着大趋势做,追着市场上走势流畅的品种,一头扎进去,做好防守后,要么就被止损出局,要么就大赚一笔。砍仓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心理障碍,感觉就是很自然和轻松的事情,可能时间久了,习惯了。对于我来说,世界上风险最小的谋生也就是期货交易了。人们往往“谈期色变”,把期货市场妖魔化了。期货市场自带杠杆,却没有任何成本和附加条件,吸引着一批批贪婪的投资者,很多人过度的交易和过度使用杠杆,亏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期货市场是人性的试金石。

第三个阶段是程序化交易阶段,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一次大的跨越和挑战。为了学习计算机编程,我自学c++,买了很多书,看了很多视频,找了很多老师,吃了不少苦,白了很多头发。学了c++以后,发现那些以前看不懂的程序化交易平台,变得很简单了。现在我发现自己的计算机编程能力还不错。幸好那时不到40岁,如果是现在,我还真担心学不会了。

这些年,开发了很多交易模型,在回测和实盘验证中逐步的淘汰和进步,交易手段比以前手工交易时要丰富了很多,不过有些思路和方法也很难完全实现计算机程式化交易。程序化交易这些年,要说收益率,还真没有2010年以前高,主要还是因为走了一些弯路。程序化交易完全把人解放出来了,我现在交易期间几乎都是在打球或者看电视,或者种花养草。这就是我很满意的生活方式,一边玩着,一边赚钱。但我也发现自己变得有点不通人情,说话做事过于直接和简单,情商好像下降得很厉害。天天和计算机代码打交道,不爱接触人了,我得注意一下,做一下自我调整。

七禾网5、您的网名是“狙击手”,狙击手讲究的是胜率高,能够一枪毙命,那么在交易中,您如何来做到高胜率?入场点的选择有哪些依据?

苗东:要做一名合格的狙击手,必须得有耐心,在目标没有出现之前,你得耐心的趴着等待,当目标出现的时候,要敢于果断的扣动扳机。打不中继续等待,大不了浪费一颗子弹,打中了,收获猎物。

整体来说我的胜率并不是很高。胜率和盈亏比是个跷跷板,可以牺牲盈亏比去提高胜率,但这个的效果未必好。如果我们既要高胜率又要高盈亏比,就可能需要牺牲一些交易机会。我们坚持在这个市场上交易,市场虽然很随机,但也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实际上是人性使然。选择最流畅的时段或品种做交易,胜率可能会比较很高。市场一旦形成单边趋势,这时候市场的走势最简单,不用什么花拳绣腿,也不用什么交易技巧,就是进去呆着,做好防守,然后等待出场的信号。

七禾网6、能否安全抽身离场也是“狙击手”的本领之一,您一般会如何来保住利润,安全撤离“战场”?

苗东:又想赚大钱,又要把利润保住,这确实很难。要想赚大钱,就得拿得住单子,如果拿住了单子,就得面对资金的波动,当然也可能面对巨大的浮盈打了水漂。我觉得就该坦然的面对和接受这个事情,有些无解的事情,接受现实比寻求解决方案更好。

可以采取设置止盈点的方式来缓解一下,但盈亏比至少要满足3倍,赚够就走。

我再谈谈如何加仓,既能有效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又能有效保护本金。每一次加仓当然是要有交易信号为前提,同时我们要计算,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了,止损出局了,我们理论上只允许亏损最后一笔交易的仓位。你会发现,当我们仓位最重的时候,也是我们本金风险最小,利润最大的时候。我们允许浮动利润大幅波动,去博取更大的利润,而不是用初始本金的大幅波动去博取高利润。每一次交易结束,我们重新核定交易初始本金。这样,我们不但可以有效的保护了资本和利润,也有机会低风险的把杠杆用到极值,去博取高收益。杠杆是期货市场的魅力所在,我们只在合适的时候才去使用杠杆,并且可能用到极致。

七禾网7、您表示要赚市场中趋势的钱,那么应该如何来定义趋势?您又是如何来寻找趋势的机会的?

苗东:首先,我们怎么看待趋势?为什么会有趋势?大家都说人性是会变的,我说人性是不变的,不变,指的是我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共性——逐利和厌恶亏损。在期货市场,如果大家不是来追逐利益的,那我们现在所有的技术分析都作废了。

趋势一般是怎么出来的?打个比方,当市场过了一些重要的高点之后,多头都是赚钱的,大家都高兴了,这些人意气风发,可能会去扩大战果,继续增持仓位。空头都是亏钱的,恐惧的力量可能让他们做出砍仓的动作。市场情绪会处在极度恐慌和极度亢奋的两个极端,波动也会加剧,市场的趋势就是这样被追逐出来的。所有的市场都包含着人性,因为逐利产生了趋势。我们就是利用趋势赚钱,因为趋势很简单明了,也很好识别,我们不需要其它的花哨的技巧,进去守着自己的底线,要么赚够出局,要么被市场给打出来。

七禾网8、您主要是做趋势与中级波段行情,选择这个周期的原因是什么?对短线交易您又是怎么看的?

苗东:我现在基本不做短线,短线交易是体力活,年轻人可以玩,其实我也可以玩,但是我不想玩。实际上我做的是一种相对休闲的交易,做的频率不是很高。即使到了70岁,我也能继续这样交易。把心保持平稳,该亏就亏,该赚就赚。做日内短线交易,平均利润不容易做高,盈亏比也很难做高,这种交易模型的抗冲击能力相对要弱一点。短线交易把人性的躁动不安展示得得淋漓尽致。为什么人们对短线交易情有独钟,兴趣高昂,可能确实因为人性使然。

如果想做高平均利润,做高盈亏比,我们该怎么做?最简单的方案,就是把盈利的仓位尽量持长,把亏损的仓位限于小额,尽快止损。如果你持长了仓位,就自然不是短线交易了。如果你的盈亏比是10倍,10%的胜率就可以不亏钱了,想想看,这个真的那么难实现吗?短线交易赚钱的难度比做中长线交易要大,但人们很难坚持做中长线交易,躁动的人心会鼓噪着人们不断的交易。

我不是太热衷短线交易,那些年手工交易的时候会去做一些短线交易,但不是我主要的获利方式。

七禾网9、您有多套震荡交易模型和趋势跟踪模型,趋势跟踪,多数投资者都会应用,而面对震荡行情,多数投资者都望而却步了,您是如何设计震荡交易的模型的?具体的表现如何?

苗东:以前我做交易,也是尽量过滤掉震荡,不交易,只做趋势明显的时段或品种,这种交易模型,设计方案也不是太复杂,比较简单。

慢慢的我发现,震荡交易模型也是可以有利可图的,以前我是极度排斥的。

趋势交易重在势,震荡交易重在点。趋势交易可以很粗犷,赢在大格局,大胸怀,震荡交易,赢在进出市场的时机上,赢在细腻上。

震荡交易,需要尽量去抓市场的转折点,尽早出入场。趋势交易,就得等势成熟了,才进场。震荡模型的普适性不一定很高,不是所有的震荡都可以赚钱。市场的趋势都是相似的,我们可以去大体普适性的描述。非得要去描述震荡行情,就有点勉为其难了。所以,做震荡交易,不是一个模型就可以包打天下的,一定要认清这个理。可以有包打天下的趋势模型。我们在大幅震荡的品种中去做震荡交易,可能效果比较好,毕竟有大幅波动,盈利空间充分,我们才有可能爽快的赚钱。蜗牛似的的窄幅震荡行情,我们还是尽量规避。这些市场选择的规则一样需要量化,只是不是量化在交易模型里,而是用文字量化在文本里。

我发现这个市场无论如何至少有一个品种,大家对它的热情一直很高,例如以前的股指,现在的螺纹。程序化交易,就是最适合大众参与热情持续高昂的品种,所以,我不担心市场没有交易机会和没有适合交易的品种。机会和品种都摆在那儿,把相对成熟可靠的模型加上去,做好适当的资金管理,剩下的事情就是休息和等待收获。不用给自己设定太多的目标,该赚的始终会来,该还的坦然的还回去一些。对市场你得宽容和大度,你得欢喜的去面对回撤,去淡然的收获利润。做一个正收益的模型,或发现一套正收益的交易方式,不是很难。我们往往是气量太狭小,一点点亏损和回撤,都耿耿于怀,不断的自我怀疑,懊悔,修改,彷徨,不知所措,甚至绝望。交易就变成了一件苦差事,生活也没有了乐趣,期货也可能就是这样被抹黑了。

七禾网10、您的特点是善于抓住市场趋势最流畅的时段,短时间内低风险赚取暴利,那么在具体的行情下,如何来做到低风险?有哪些判断依据?

苗东:方法和方式其实是可以很多的。国际上经典的海龟交易法则,大家不妨去去体会一下,道理和方法很简单,我们可以借鉴一点里面的逻辑,再根据自己的需求做一些个性化的调整和取舍。假如你能做到严格遵守,相信你会轻易超过80%以上的交易者。

七禾网11、在您17年的交易生涯中,也曾遇到过接近50%的资金回撤,这符合您的风控体系吗?您觉得多少的账户回撤在您的容忍度之内?

苗东:虽然我一直在做风控,但很不幸,账户就是慢慢的亏,连续亏几个月。没有一直赚钱的交易系统,也没有一直赚钱的人,得坦然面对这些。

按理说我算是老期货,技术水平可能还不错,但我现在还是会可能连续几个月亏钱。我很坦然,亏了就是亏了,这是很正常的。我的交易业绩也有大小年,有些年份赚的钱会很少,有些年份可能收益就会偏高。

所有人都厌恶亏损,我也不例外。我也亲身多次感受这种难熬的日子。对信心的打击很大,我也有恐惧,觉得看不到尽头。怎么去面对和度过这段时光呢?我觉得可能比探究交易技术都重要。对于我来说,有一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每一次交易的时候,如果我觉得紧张,惴惴不安,就说明我现在所承担的风险可能超越了我的心理底线。这个时候,我第一个动作就是减仓,一直到心理很舒服为止。我们的心理承受力是不断的变化的,所以,我们要遵守我们的内心去评估自己该承担的风险,从而去拟定交易决策,承担合适的风险。当你持续亏钱,状态持续低迷,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收缩交易品种,降低交易频率,降低交易仓位,去更加耐心的等待胜率和盈亏比很高的交易机会,去恢复交易资金和信心。有的人可能会去强行交易或重仓翻本。也许大多数时间都成功了,但只要一次坏运气,就可以把自己逼到绝境。交易大作手利弗莫尔,最后的结局,就是这个样子。

七禾网12、您从2003年开始至今14年的时间,有13年获得了正收益,可以说实现了稳定盈利,那么也请您谈谈您认为要达成稳定盈利的关键是什么?

苗东:从年度收益的角度看,2003年到现在为止,虽然没有具体统计过,确实也基本年年多少都有点收益。2014年11月以前都是正收益,后面两个月亏了一点出去。不过随后2015年和2016年收益还是比较高。

股市,我是2003年从股市撤出,一心一意做期货,2007年,股市上3000点的时候,我才慌忙进场,在5500点出来,还没到顶我就开溜了,指数翻了近一番,我连大盘都没有跑过,想想还真丢人。后面几年的熊市与我无关,我直接就没有参与。

2015年股市上3800点,我又才急急忙忙入场,平时没做功课,不知买什么,一口气买了30多只票。很幸运,我在6月25日,市场暴跌的第一天上午,全部清仓走人,只留下一只金亚科技停牌走不掉,整个熊市和暴跌都和我无关。金亚科技这只票我58买的,最后18元多才跑出来,亏了几万块钱。想想那波熊市的惨烈,从这只票就可以看出来,股市比期货风险大得多,这是我的体会。3000点以下回升的过程中,我才开始零星买点股票,不过买股票不是我的强项,收益也不是很高。清仓股市以后,正好赶上螺纹钢2200跌向1600的那一波惨烈的下跌,7月到9月,期货资金翻了一番,2014年的晦气被一扫而光。

2017年,和大部分做cta策略的一样,经历了2015和2016年cta策略的蜜月期,我的交易一样出现长时间的回撤,我们得坦然去面对和接受。我逐步收缩了一些交易策略和交易品种。最极致的时候,我有近200个组合,运行了十几个模型,监控和交易市场上所有活跃的品种,多周期监控。随着市场的变化,以及资金的回撤,目前暂时收缩集中在黑色系里。即使做程序化交易,也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应该根据市场的变化以及自己资金和心理的变化,做动态的调整。同样的模型,不同的人使用,会有天壤之别。前半年的回撤,这段时间,基本赚回来了,所以,对下半年还是不必太悲观。

七禾网13、2011年可以说是您交易生涯的转折点,您从手工交易转变为程序化交易,当时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改变?

苗东:有两件事激发了我下定决心做程序化交易。应该是2010年11月,那波pta的行情,也许是一直做得太顺了,也催发了人性的贪婪和自负,几乎满仓在跌停板上满仓空了pta。第二天小幅高开后,我和一个朋友1000多手的市价止损单,把市场一瞬间推到了涨停价,一眨眼亏损了90万(不包括那个朋友的亏损)。我朋友从不做空单,我建议他空,没想到第一次跟着我做空,就亏了一大笔。当时我管理了500万以上的资金。这是我第一次,单笔出现这么大的亏损。可气的是市场冲高回落到上一日跌停价以下去了。这应该是2010年11月18日。我马上停掉了所有交易,休息。这次血淋淋的砍仓,动摇了我的手工交易的信念。

当时我听说,有做高频程序化交易很牛的团队,50万本金,一年下来赚上亿了。开始我不相信,专门跑去了解,发现是真的,完全惊呆了。当时的文华财经,已经有程序化平台了,我有几个朋友也开始在研究这个了。我狠下心来,决定从零开始,学习程序化化交易。

我慢慢发现程序化交易,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我一个人就能轻松管理上千万的资金,连办公室也觉得是多余的。慢慢的,我的徒弟都一个个离开了。今年,我干脆连办公室都退掉了,在家里不出去了。

七禾网14、在您眼中,程序化交易与手工交易有什么区别?很多程序化盘手不免会手工干预,您又是如何看待这样的情况?您是否会手工干预?

苗东:刚开始做程序化交易的时候会干预,因为我做手工交易很自信,反到现在没有以前自信了,因为我多年不做手工交易了。我觉得,一旦你的模型成熟稳健了,就不要去做干预,要干预,也是收盘以后去调整和干预。人的思维方式和计算机思维方式不一样,计算机是刚性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人是柔性的。

七禾网15、有人表示“眼睛盯着盈利,适合单品种单策略;眼睛盯着亏损,适合多品种多策略”,您目前是多品种多策略的交易模式,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观点?您觉得多品种多策略具有哪些优势?

苗东:这确实有点道理。我很少打开帐户看盈利或亏损,只是大体知道赚了还是亏了。

多品种,多周期,多策略,优势我就不必说太细了,大家都很认可和向往。我主要谈谈可能出现的一些隐患。

我做的品种非常多,策略也多,周期也多,表面上是大而全的东西,但实际上也有隐患,组合太多,出问题了不一定马上能发现,组合逻辑也不一定清晰,弄得不好就是胡乱的堆砌。

其次,现在行情的同质性太强了,共振性太强了,我们往往为了对冲风险去做多品种交易,结果行情同涨同跌,一不小心还是可能掉进坑里。

七禾网16、多品种多策略中品种的配置较为关键,您是如何来选取交易品种的,又是如何调节交易中品种的配置比例的?动态还是固定的?

苗东:如果是多品种交易,尽量做波动大、活跃的品种。还有仓位的配置、策略的配置、周期的配置,其实是一个难题。整体来说,还是要根据市场的表现做动态的调整。

七禾网17、仓位设置上,您是如何来分配安排的?

苗东:在仓位的配置上,最简单的方法可能是在每个组合上平均分配资金或平均分配风险承担,但这样未必合理。如何做到如何设定最佳的仓位去博取最佳的收益?大家不妨去参考一下神奇的赌场杀器—-凯利公式。

七禾网18、量化交易策略是否进行调整优化也是量化圈颇具争议的话题,对“一招鲜”与经常性的调整策略您是怎么看的?您自己的交易策略是否会进行调整优化?

苗东:所谓“一招鲜”,就是简单粗暴的一个招式,不加过多的参数和条件,我很认可这个。越是简单粗犷的交易方式,生命力越是旺盛,普适性也是越好。

策略的调整和创新,我觉得也是有必要的。市场还有很多我们没有发现的规律和以前我们考虑不周全的东西。所以,我们要打开自己的心扉,多与人交流,我们的思维的天花板会一点点拓展开。在这个过程中,会开发出新的策略,以前的老策略,也可能不断的提升。我自己的策略虽然不会做大手术,但,我不拒绝做调整。

这个市场最大的特点就是变化无穷,过去跟未来是不一样的,唯一不变的是贪婪的人心,大家都想赚钱。

在期货市场上做交易赚钱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需要太高文凭、不需要太多的算计、也不需要太聪明,反而笨一点可能更好。这个市场就是一个庞大的随机场所,虽然有规律,但更多的是随机,有点像抛硬币一样。假设我们随机进场,设一个固定止损点和固定一个止盈点,不用考虑什么条件,赚一百点走人,亏一百点走人,就这样一个简单的条件和逻辑。如果市场没有滑点,没有对手价,无时间限制用这种方式做下去,这个模型做出来会亏钱还是赚钱?这就像我们抛硬币一样,一直抛下去,正反面的比例大概接近50%左右。也就是说,我们能最简单的交易方式做到不赚不亏。我们学了这么多知识,每天都钻研这个市场,市场本来还具备一些可以利用的规律。按理说,我们只需把条件稍微限制一点,盈利的天平就会向我们倾斜。

然而期货市场的真相却是90%以上的人亏钱,聪明的人类,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我的交易方式其实很简单,但是我能坚持,我敢坚持,但很多人却不相信简单的东西能赚钱。

七禾网19、近几年国内量化交易的氛围逐渐浓厚,同时也产生了一批优秀的量化交易高手及机构,就您来看,目前国内的量化交易现状与您2011年刚开始研究量化的时期相比,有哪些变化或者进步?

苗东:刚开始做时策略比较粗犷,第一个策略是日内顺势加仓策略,当时很管用,投了60万,三个月做到100万以上。每一天我最多承受大概5000元的亏损,只要平仓了,不管输赢,当天都停止交易。那段时间的行情,经常收大阳线或大阴线,一根大阴大阳线下来,多的时候赚7、8万。一个月20多天,我大概有四五天大赚,其它的都是小亏或小赚。虽然看着我的胜率非常低,但是市场正好适合这个策略,大赚小亏。后来行情变了,市场波动加剧,大阴大阳线,仓位也会被震出局,也不一定能赚上钱。慢慢的,策略开始丰富了,这个模型也慢慢成为众多模型之一了。我做过近半年的高频套利,发现成本太高,不是我的强项和我喜欢的交易方式。我几乎研究了国内外所有流行的策略和交易方式,看了很多交易策略,甚至把凯利公式做为资金管理手段写到模型里去了,确实很奇妙。不但每次交易的仓位都是动态的,不同的模型,不同的周期,不同的品种,模型会自动根据模型的盈亏比和胜率去计算最佳仓位。

现在国内量化交易已经很普遍和成熟了,大家也开始接受和认可这个现实,期货市场保守来说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交易量是靠计算机交易来完成的。我坚信,人类在计算能力,速度和执行上一定干不过计算机。

机构要做大做强,做稳定,一定要走程序化交易之路,否则,可能会步履维艰。

七禾网20、自去年“双十一”行情以来,市场上多数程序化盘手都出现了较明显的回撤,您觉得主要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您本人的策略表现如何?

苗东:双十一我并没有出现大幅回撤,当时主要仓位没有做上去,其次,行情过度发展,模型止盈了部分仓位。虽然有部分品种比如棉花和镍,滑点都有上千点,因为权重有限,对我影响不大。

2016年12月开始到2017年6月,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回撤期,有些账户达到20%左右的回撤。我和很多做cta策略的都一样。趋势之后的大幅震荡,来回的假突破,我们被骗进去,砍出来,再被骗进去,再砍出来。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做期货交易,这点经历算什么。我即使做到70岁去,都成精了,可能还会遇到这种事情。期货交易要舍得,没有舍,那有得?怎么可能一直赚钱,总有亏钱的时段。我并不会去试图回避这种情况的发生。当然前提条件是把风控做好,得把实力保持下来。

七禾网21、您认为期货市场的趋势是人性逐利的产物,市场中的人性随时在变化,您又如何来把握?

苗东:我们的情绪确实在变化,但基本人性是不变的,比如爱钱这个共性,大家都是想赚钱才来做投资,因为钱的变化,投资者会产生欢喜和恐惧。哪怕我再淡定,赚钱的时候就是比亏钱的时候高兴,亏钱的时候就是比赚钱的时候沮丧,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只是有的人的情绪变化要大一点。一个人情绪的变化对市场的影响是很小,但是很多人的情绪累积起来,所产生的动力就像浪潮一样不可阻挡。我们利用人类群体性的情绪引发的浪潮,在有风的时候,把帆拉再起来,站到风口去就行了。有风使尽帆,无风潜海底。只要呆在风口,猪也会被吹上天。赚钱,不是因为我们有超凡的能力,是因为我们站对了方向,市场赐予我们的礼物。

过去10多年的房产市场,很多人稀里糊涂的就发财了,一不小就心踩上了一波大牛市。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如果过度的透支杠杆,不做风控,很多迟来的跟随者,迟早会很被动的。

七禾网22、您参与证券投资已经有18年了,经历了多轮牛熊,您觉得国内股市的牛熊转换发展到现在有什么不同?就您的交易体系、交易思路来说,有没有什么影响或者产生了什么变化?

苗东:我很乐观,这个市场永远会交替发展,震荡—趋势—震荡—趋势。市场里,大家都在逐利,它总要制造一些赚钱的机会和赚钱效应出来,它不会让你永远赚钱或永远亏钱。赚一点再还一点,交易才是正常。

我一般不轻易去预测市场的未来,第一可能说不准,第二可能会误导大家。我们只需要做好应对方案,去跟随当下市场的热点就可以了。

七禾网24、随着大量专业机构的加入,国内期货市场逐渐进入了机构化的时代,您目前也与一些机构有资金合作,您觉得机构与散户最大的差异是什么?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散户是否还有机会?

苗东:机构也是良莠不齐的,有的所谓的投资公司、私募基金,表面上挺高大上,仔细接触后,你会发现他们也就是大散户而已。总而言之,我擅长的他们不一定擅长,他们擅长的我不一定擅长。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机构和散户其实也是站在同一个平台上的,我们机会是均等的。期货市场的公平和公正性,我觉得比股市要好。

七禾网25、您个人又是对自己的未来投资生涯如何规划?

苗东:我的规划其实也很模糊,我只是把期货交易作为自己的职业。当然也梦想把资金规模做大。我们很多人,把步子迈的太大了,过度的透支信用和杠杆。我坚持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事情。

我比较反感做融资,我也不想做结构化产品。年轻时的冲动一度把自己逼到绝境,不能再重复这条路了。我现在就是先求稳,再图发展。

期货交易的历程,也是人性修炼的过程,我们得做自我解剖,去直面人性的弱点。

七禾网注:成绩代表过去,未来充满挑战!

刘健伟主持 唐正璐整理

2017-8-12

书摘:

机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