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货问答 期货套保盘在哪里能看到

期货套保盘在哪里能看到

见面的地点在上海陆家嘴某大厦高层。侯婷婷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装从远处走来。脚步利落,走路带风。

 

如是初次见面,“神秘高冷、期货女神、连续12个月月度无回撤的交易战绩”,这些外界贴给她的光环,很容易让人感到压力。但我与她相识多年,看到依然强势、精干的她,反而感到亲切。

 

跟侯婷婷相识于2017年,那时的她作为上海鑫羡资产的总裁,已经管理着数十亿资金。而更早之前,她从2004年入行做股票,2006年已经赚到人生第一桶金,2007年之后开始转战商品期货,并完整经历了从短线到长线,从技术面到基本面的转变,在业内以回撤小、收益高,盈利稳定交易特点闻名。偶尔开班办学,也拥簇众多。


另外,她每年还会热衷推动很多慈善项目。比如她曾不止一次利用自己的业内影响力帮助位于福建沙县的吉祥寺养老院做募捐,多年以来,她自己为养老院的捐款就已不少。


但最近三年,她似乎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一直游离于公众视野以外,做着自己的事情。我好奇于她最近三年的经历与转变,对待交易有无新的思考感悟,以及她对自己未来发展规划?于是就有了这次,与其说是采访,更像是老朋友的叙旧。


寒暄几句后,她带我穿过由原木家具装点的气派大厅和走廊,来到一个古色天香的会客厅。会客厅空间不小,但布置简洁,除了正对门厅位置的两个大沙发和一个茶几外,就是侧面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黄浦江风景。


加入我们,全年不间断带你识别利润空间较大的交易品种,掌握其安全交易空间:如何进场,如何拿单,如何止盈,倾囊相授。


以下采访正文分为三部分:

1、作为交易者:从技术面到基本面的转型之路

2、作为修行者:自我修行才是稳定盈利的前提

3、作为产业服务者:行业已变,服务产业是可以长期做的事情


 

作为交易者:

从技术面到基本面的转型之路

 

回过去看,您觉得自己这两年在交易上的主要改变是什么?包括交易理念、对技术面、基本面的理解?

 

侯婷婷:我2015年之前全靠技术做交易。十几年走下来以后,技术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交易习惯,我不需要再去刻意地研究它,很多时候就是扫一眼的事。但当我想转长线的时候,我首先要研究的就一定是基本面。所以之后开始尝试用技术结合基本面,但这个过程中出了很多问题。比如刚开始按基本面做单的时候,一个研究农产品的很资深的前辈告诉我,豆粕基本上利空都出尽了,后面应该会涨一波。当我听到前辈这么说的时候,就立马买了一点,结果发现不对,盘面还是往下跌,就止损了。止损之后我才意识到,即使你知道一个品种基本面的情况,比如利空出尽了,向上是早晚的事儿,但不一定是在这一刻就发生的。所以还是要回归到盘面,看在什么时候进场是非常重要的。而看K线,读盘面这刚好是我最擅长的。

期货套保盘在哪里能看到

 

因为我知道基本面,我就知道在利空出尽的情况下,再往下的空间都是白送给我的利润。如果不懂得这些的时候,它越往下打,你可能越害怕。但是一旦懂得了这个道理,越往下打,你就会越高兴。那一笔单子让我真正的明白了基本面跟盘面如何来链接。

 

 

 

侯婷婷:对我来讲,首先我懂一些易经方面的知识,我会从大的天时地利上来把握时间周期。一年当中,在这种时间周期是向上的时候,盘面是不太会出现大跌的情况。如果没有这种天时地利配合的时候,盘面就有出现大跌的可能。之后你再回到单个板块或品种上。如果是该品种的需求旺季,再配合了天时地利人和,它就会有一波大行情,如果说这两个达不成一致的时候,它就是震荡行情。至于那些足够大的产业企业,他们基本上能够掌控到这个品种当下的整体情况,也就是品种的库存和供需,就够了。所以我基本不会看那些基本面研报,即使未来方向看对了,但是盘面什么时候会反应不一定,还是要回归到盘面上。

 

您怎么看现在市场上或者媒体报道出来的消息面,比如环保限产或者矿山停产之类?这些消息对您来说已经是滞后的吗?

 

侯婷婷:像这种消息出来的时候,多数是兑现了的时候,你要是靠这种消息去做交易的话,很可能会买在高位或空在低位,很难赚钱。其实再怎么消息灵通,你也不可能知道比如有个环保政策要下来了,但是在政策没出来之前,盘面会告诉你,盘面起来了,你虽然不知道后面会涨到哪,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你知道一定有涨的原因,然后再去跟行业里的人交流,就算你问不到结果,但是盘面已经告诉你答案了。所以我永远是以盘面为第一位,盘面是个领先的指标,比产业企业的反应都要领先。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我让企业做多他们不敢做,是因为他们还没得到任何消息,结果等到这个品种起来了,他拿到红头文件了,明白这个逻辑了,才相信了我的判断。

 

更早之前,您完整经历从短线到长线的转型,而且也转型很成功。您如何理解这个转型的过程,是有自觉性的转型还是顺其自然的转型?

 

侯婷婷:其实所有做短线的都希望能够转到长线,因为能从赚小钱变成赚大钱。毕竟短线只能是一波一波的赚。你要是做好了的话,上去赚一波,下去赚一波,每波行情都赚,那是不得了的事。但问题是你不一定总这么顺利,而且一旦出现一大波行情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在这里面赚小钱是很累的,人家一大波行情拿上来就很轻松。

 

但为什么我刚开始只能做短线?因为当时我不了解基本面,不知道行情会涨到哪,不敢做长线的。所以前几年黑色因为供给侧改革连续大涨的时候,我就发现基本面太重要了。你要是不用基本面,单纯用技术,哪敢拿那么久呀?

 

所以技术绝对是基础,但如果你单纯只知道技术的话,那你就去做5分钟、15分钟的波段,踏踏实实的赚你能看得懂的钱,不要眼馋其他做中长线的。当你能够看懂更大级别的时候,你有基本面做支撑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去拿长线。

 

这个阶段转型对你来说困难吗?

 

侯婷婷:我之所以能够转型成功,第一主要的是因为我研究的是 K线图型。我最早做短线时总结的模型都是在一分钟里面总结出来的。之后我发现一分钟上下扫得厉害,不会那么规规整整地去走那些图形。但把它放在15分钟上就发现很好用,基本上经常会出现我先前总结出来的图形,那时候做15分钟就很轻松。之后在日线上也总会出现我先前总结的图形。也就是说当我把一分钟研究通了后,其实这些基础完全可以用到15分钟、甚至日线图的,所以这是我的一个优势。同样市场里面有人是看分时图做交易的,他就没办法这样转换了。

 

第二点就是心理问题,因为做短线是不需要承担回撤的,我这一笔进场赚了就赚了,亏了就亏了,很简单。但是做中长线,你的内心被折磨程度是要高于做短线的,钱哪怕赚到口袋里了,也会随时出去,很多时候就再也回不来了,你这笔单子就等于白熬了。太多人的单子由赚钱变亏钱了。

 

您从短线到长线的成功转型方式是可以复制的吗?

 

侯婷婷:我觉得是可以复制的,就是一定要先从技术面做起,尤其从K线认知开始做起,先把中短线做好,再转到长线。

 

如果你的脑子里没有上千张图表,怎么可能做好交易?我以前给学生总结了几十个图形,但这只是一个代表。你每天都可以从行情当中去总结属于你自己的图形。比如哪些图形出现频率较高,在不同级别上,行情和行情之间怎样链接等等这些都是需要大家每天去总结的。时间久了,你的脑子里自然就会在无形之中形成几百甚至上千张图表。

 

我觉得看K线你没个几年的基本功,你对盘面不会特别有感觉的,这个东西只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在我入行的时候,是没有人告诉我,你要以看K线为主,而不是看其它指标,没有人教的,我只是运气好,刚好就看K线图了。如果我选择看分时图的话,可能就没有这么顺利的转型了。

 

您也是这样培养您的学员吗?

 

侯婷婷:其实这个方法应该是没问题的,只不过每一个人在我这里都会拿他想要的那一部分,或者是在他这个阶段能听得懂的,没有人可以把别人东西全部拿到。比如我有一个学生,他之前把禅论已经研究了好几年,但就差那么临门一脚,判断不出行情的拐点。然后他上了我的课后立马就通了,他就能够把我的理论跟他的体系结合去用,现在做得非常好。我还有个学生,光复训就来了七八次,因为他发现每次课他都会学到新的东西。

 

所以如果有个老师能够带着你,起码是可以比自己去摸索要少走很多弯路。至于方法,你可以复制别人的方法,但是终归无法复制别人的性格和思维。老师带你是通过教你一个方法,引导你可以发现更多的方法。老师能够把你引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你在正确的道路上实践,不会歪到哪里去。到最终,交易这个行业一定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做交易还是要有点悟性的,如果对盘面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指望别人把你教成高手,那是不可能的。市场上任何一个高手都不是被别人教出来的。但是这些方法是每一个导师这么多年经验的总结,从这个经验里,你能够吸取到一些,然后灵活运用,我觉得就差不到哪去。

 

您通常是如何精准判断一个行情的顶部和底部的?

 

侯婷婷:如果是做日内的交易,在顶和底的判断上 ,我主要是通过读K线。读K线是我的特长,而且可以把它细致到每一根。市场上可能也会有一些人是走这一条路的,但是我们会把它读得特别细,这可能也是女性的优势。我对于K线力量的把握会非常敏感。

 

我经常和我的学生说一句话,上不去了就下,下不去了就上。他们一开始都不太理解这句话,该怎么判断什么时候上不去,什么时候下不去呢?当你不会读K线的时候,你就会问这个问题。但是当你学会读K线了,K线就会告诉你什么时候上不去,什么时候下不去;什么时候力量弱,什么时候力量强。当你会读K线了,自然就会知道哪里是顶,哪里是底。即使无法确定某个位置一定是顶或底,但起码不会差太多。很多人看K线很多年了也看不出所以然来,但是上完课之后再去看K线,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能够感觉到每一根K线都在告诉我们信息。

 

作为修行者:

自我修行才是稳定盈利的前提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修行的重要性了?

 

侯婷婷:其实带学生的过程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原来以为我教的这些技术分析,学生哪怕就学会一部分,然后按照我说的纪律去执行,绝对不会亏大钱的,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但后来发现,其实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很多学生学了之后,他仍然是知道做不到,而且屡犯同样错误。这也是让我觉得想不通的地方,因为我自身没有这样反复犯一个错误的问题。在我的交易经历当中,我会对每一笔亏损都要复盘反思:今天这笔单子为什么亏了?要找出原因,找到下次能避免亏损的策略。就是这样“总结-提升-反思-再总结-再提升”的过程。

 

但很多人不是你教了他技术,他就能全部用出来,他做交易的时候又回到他原来的状态了。所以后来我就觉得其实一个人赚钱亏钱它不是技术决定的,也不是基本面决定的。而是属于因果因缘。当你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即使你学到了技术,知道了基本面,也不一定能赚到钱。

 

其实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验,你看对了行情,但没做错过了。如果是我,就一定要找到背后的原因。我属于觉察力比较强的人,我可能通过内观,就能发现背后那个障碍我的东西是什么。当你突破它了之后,你下一次就不会再错过了。但多数人都是很盲目的一味在做,每天从早忙到晚,但最终的结果却不一定是非常理想。

 

说亏钱是因为“因缘”,会不会太难以琢磨,它是否指的是一种类似催化剂一样能帮助你找到正确做法的一种自我意识?

 

侯婷婷:其实你可以通过自我观察首先去发现它,如果你都发现不了,你是无法去改变的。然后也许是自己想办法,也许是请高人指点,也许有其他的什么因缘,去把问题解决掉。比如我当初研究基本面的时候,我就有很强的愿力,然后就会遇到很多研究基本面的高人,这其实就跟你内心的愿力有。

 

我最初做高频是很痛苦的,一天同样的行情走完,人家赚钱,你亏钱,你要找原因,而且你只能从自身去找问题。单子为什么错?下一次这里不能进场,哪里能进场?这里进场的特征是什么?下次能否延续?我是通过这样不断的反思过来的。

 

您如何看修行以后对交易带来的改变?

 

侯婷婷:我在很早接触易经的时候,就有这样一个概念,人是有一个物质现象的表现,还有一个能量层面的表现。你会发现很多人他今天有钱了,不代表他就是幸福的,是正能量的。能量不强的人,他之后物质上的丰盛也会走下坡路的。我曾经很仔细的观察过几位期货界的泰斗级人物,就发现他们整个人的状态很不一样。能赚大钱的人,各方面的状态都是非常好的,这就值得我们去深思。我们如何能够达到那种状态。

 

记得有一次我跟学生交流,我说:你的心境如果不变的话,你想钱来找你不太可能的。但是他说了一句:我的心就是跟着那个钱在变化,赚钱了我就开心,亏钱了我就不开心。其实这刚好是反掉了。

 

以修行的阶段来讲,很多人都是处在一种被物质所操控的阶段,想去赚钱赚不到。你要明白这里面的逻辑关系,一定是心念转变能量,然后物质才转变。绝对不是物质先来。

 

这种修行是否是指正确认知自己和认知世界的过程?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悟的。也没人教我,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然后就觉得能量也越来越强了,跟之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

 

大概是2010年之后,我做交易尽管也赚钱,但身体很不好。那时候我就意识到我这个钱是用健康换来的。现在回头来看,其实它就是一种能量的转换。因为你就只有那些能量,然后财富和健康都想要,那就不够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修行,让能量提升,提升了之后很多方面才会变好。

 

开悟后您觉得自己的最终目标到底是什么?交易在您的人生选择里是否还有在开悟之前那种地位?

 

侯婷婷:以前我的第一目标是用期货交易赚钱,结果发现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失去很多。现在我再做交易变得随性了,就是赚了也不会太开心;亏了也不会太伤心,就特别佛系。在我的内心里面,现在修行是第一位,交易只是用来验证修行的成果而已。

 

也就是在交易的过程中依然不停的觉察自己。比如我有时早上起来发现脑袋是不清醒的,对盘面不敏锐的时候,我不会轻易去做单的,反而会选择静心打坐,去观察自己。等明天我又清明了再继续。如果今天看不懂,明天看不懂,后天还亏钱,那就出问题了,说明遇到坎了,这个坎出在哪了,得去觉察,一定要把坎解决了我才会做交易。

 

如果交易佛系以后,会不会损失掉很多交易的乐趣?

 

侯婷婷:没有,我倒觉得现在很轻松,做交易很有乐趣,少了以前很紧绷的那种痛苦。其实从事交易这份职业就注定了它是一个高压的,需要你时时刻刻精力集中的职业。对我来说,这种紧绷不是赚钱亏钱带来的了。

 

如果您的最终目标是修行,除了交易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更好的修行方式可以选择?

 

侯婷婷:你不认为交易是最好的修行方式吗?而且我在修行上面的进步,也都是通过每一笔单子,通过期货市场把我磨练出来的。

 

但对普通人来讲,他们大部分在没想明白之前,做交易都是为了赚钱,这时候跟他们说要开悟,要找到自己最终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可能不太能理解,因为他们第一个想解决的还是物质需求?

 

侯婷婷:因为很多人都没想明白这个事。我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我只能提醒,你的心境不变,你的财务状况是无法转变的。但是很多人就是做不到,那就没人能够帮的了你了。

 

《华严经》里就说,“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是本自具足的,只不过你的贪嗔痴障碍了你,让你处在了这种非常匮乏的状态。如果你明白这个道理了,你能把心念转变过来的时候,你的状况就会改变。但是现在多数人就像钻牛角尖一样,一心只想赚钱,然后你就会发现,等着你的更多的是亏钱。

 

这么说,其实投教最应该做的课程反而该是一些哲学课或者修行的课,让做交易的人门先开悟,再去学习基本面或者技术面的方法论?

 

侯婷婷:传道授业解惑,现在传的都是术。道你不懂的话,你光在术上面钻,只会钻牛角尖,这也是很多平台想请我去讲课,我都不愿意去讲的原因,我觉得这个术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您做慈善跟修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侯婷婷:做慈善是积福报的,修行当中第一修智慧,第二修命,第三就是修福报。首先,你如果智慧不够,在期货里面挺难赚钱的,做期货你绝对是需要智慧的,小聪明赚不了大钱的。至于修命,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相当于是一部计算机,都有自己的一套程序,这套程序链接着我们的祖先。有些人生下来命就好,有些人生下来命就苦,都是有原因的。修命的时候,你的愿力就能够让你碰到对的人。最后就是修福报,这个不光关系到你自己,还有你的子孙后代。

 

您觉得女性做交易的优势?

 

侯婷婷:其实你现在去各个修行的地方看,会发现女性比男性多,也就是说女性在自觉自省方面要好过男性的。

 

您现在如何看交易和生活上的权衡?

 

侯婷婷:说实话,我为了交易放弃了很多东西,因为在那个时候你的能量不足以支撑你圆满的时候,你必须得选择一个放弃一个。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必须得放弃什么。我选择的是交易,其他的东西我放弃。后面因为需要花太多的精力去研究技术,研究基本面,再看一些经书,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我基本上是不社交的。

 

作为产业服务者:行业已变,

服务产业是可以长期做的事情

 

现在很多人说,当下的期货行业已经不太可能出现曾经那批大佬了,时势造英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您认可这个说法吗?

 

侯婷婷:因为整个盘面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身边的这些大佬基本都是1973年之前出生的人。在他们那批人刚入市场的时候,要是懂基本面,这个单子一路拿上去,是可以赚很多钱的。但现在整个盘面不一样了,再想去找这种顺溜的大行情已经没有了。


你再靠短线赚大钱有机会吗?

 

侯婷婷:赚不了当年那样的大钱。因为整个盘面已经变得更复杂,或者是更少套利空间了。现在的盘面其实背后都是跟机器人在抢钱。博弈起来会更难。因为你从一个小白进来期货市场熬到成熟,是需要时间的。2010年以后进入期货市场的新人,可能还没等你成熟就已经被市场消灭了。就像一位前辈讲过一句话,他说:“我们幸好是比较早进入这个市场的,当时大家都是菜鸟,通过几年的拼杀,最后我们活下来了。如果是现在让我们以小白的身份进入这个市场,我们也不行,我们也会被消灭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们也能看到当年的大佬也都在转型,或者干脆直接退出市场不做了。也就是说,那个年代的一些期货人的经验,其实对现在的人也不太适用。

 

所以您对可能已经错过最好时代的期货交易者而言,有什么建议吗?

 

侯婷婷:看到很多对股票期货不太懂的人,为了赚钱都往市场里面冲,我其实真的替他们捏把汗的。虽然很无奈,但必须接受现实。大家得降低自己的赚钱预期。

 

而且在这个市场里面赚钱的一定是少数,大部分人可能不太适合将交易作为主业。当然有很多人认可这个市场中只有少数人赚钱,但他们又同时认为自己就属于那部分少数人。这时候你就需要去看一下你的账户,用交易结果来说话。如果你很清醒,也能够自己摸索出很多能够让自己盈利的规律,那说明你是有天赋的。但如果你自身一直都处于混沌状态,认为交易这条路不太清晰,而且也不赚钱,那就要谨慎再谨慎了。我个人并不太建议大家都以交易为生,风险太大,不稳定性太高。这个市场最好的一点在于它是一个修行的地方。每一笔单子进去,做错了之后都是从自身找原因,从来不会去推卸责任。我觉得去修行,修自己,挺好。

 

聊聊您现在的新角色,产业套保顾问。您对当前现货企业的期货交易能力有个怎样的直观感受?

 

侯婷婷:他们很多人会用现货的思路去看待期货,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比如一个品种从底下起来了,他从现货角度来分析,觉得这个品种我已经有1000块钱利润了,已经非常知足了,然后就保套了。结果这个行情继续上涨,完了,期货账户大亏,直到承受不了砍仓甚至爆仓。

 

我的最大优势就是我的行情预判能力。有些人单纯研究某一品种,研究了10年20年的,他对这个品种非常熟的,他是能够预判到空间跟具体点位,准确率比较高。但让他跨行业跨品种他就不行了。而我基于对基本面和技术面的理解,是能做到多品种预测的。

 

套保顾问现在算是您的主业还是只是一个副业?

 

侯婷婷:算是主业交易吧。我们的资金现在也是企业的资金要偏多一点,然后才是我们自有的资金。就等于是我们自己做交易已经放在了第二位,先帮产业做好资金管理。至于以后怎样就随缘,现阶段这个就是最好的状态。

 

最后能再聊聊您来扑克开圈有怎样的初衷和预期吗?

 

侯婷婷:以前我带学生的时候,他们给了我很多启发。其实我现在好比是在一个生活轨道里面,能看到的我基本上都看到了。在扑克这个圈子里可能会发生很多我之前没有发生的事情,这就是多了另外一个轨道。这个轨道会让我看到有些什么新的东西,我其实还是蛮期待的。至于入圈的人都是有缘分的人。当然他最好是有信仰的,或者有想修行想法的,不然交流起来可能会很累。

 

通过线上圈子来交流的形式我之前也没尝试过,这可能是需要老师跟学生共同去创造的交流环境,我也是想试试看,看在这一年里面能不能达到彼此所希望的那种状态,如果说达不到这种状态,明年我就不会再做,如果大家都感觉很好,明年可以考虑继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