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资讯

朱善颖:传统旺季来临 铜价能否突破?

日期:2021-05-05 01:39 / 人气: / 发布: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学士,(法国)图卢兹经济学院经济学硕士,现任宏源期货研究所有色分析师。

  核心观点

  .行情回顾:回顾2019年一季度铜价走势,整体呈现冲高回落之势。1月在宏观氛围偏空及节前消费弱势下,铜价低位震荡。春节后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利好政策带动市场情绪回暖,叠加海外及国内供给侧扰动频发,铜价大幅上冲逼近51000一线。进入三月以来,制造业增值税的下调引发期现及近远月套利,盘面价格重心下移,及到3月末,美国及欧洲制造业PMI数据不佳,美债三月期与十年收益率倒挂,市场避险情绪抬升,铜价跳空。

  .海外扰动频发,国内扩产仍需时间体现:在自由港印尼减产的背景下,2019年全球铜精矿供给扩张大大放缓。全球主要矿山的扩产体量约43万吨,自由港减产数量约为23万吨,新增产量实际仅有20万吨。而年初以来全球供给扰动再发,非洲赞比亚和刚果金新税制造成的当地矿山和冶炼厂停摆,影响数量或达到30万吨,印度韦丹塔冶炼厂复产遥遥无期,南美罢工可能干扰未来产量。折算现有的扰动,铜精矿的供给实际已经出现了负增长,随着南美扰动风险进一步扩大,供给可能有进一步收缩。中国新增冶炼产能虽然体量巨大,但满产仍需时间,加之上半年检修影响,二季度预计国内产量难有显著增量。

  .需求复苏缓慢,去库之路漫漫:电网用铜年内难有增长,房地产施工中期仍可期待,但长期在销售及新开工的低迷下难有起色。商品房的消费颓势下,家电的消费也将受到边际打压。传统汽车产销的弱势中期仍难扭转,即便新能源汽车能够冲抵部分低迷。从年内铜消费来看,消费整体趋弱。但二季度是传统的消费旺季,即便长期消费趋弱,中期各行业产销仍有季节性复苏,但正如库存数据的暗示,复苏进程可能表现缓慢。

  .结论与展望:全球经济增长面临压力,美元指数居高不下,宏观层面打压铜价。基本面上铜整体处于供需两弱的格局,一方面全球铜精矿供给的收缩已成市场共识,且海外扰动风向加大,海外库存持续下降,国内新增冶炼产能上半年难有大幅释放;另一方面消费的弱势已经体现,一季度超预期累库使得上半年去库进程漫漫。供需两弱的格局使得价格更易受到扰动,且宏观因素的边际影响被加剧。二季度在消费季节性改善的背景下,铜价预计有所回暖,但上方空间有限,高点或位于50000-51000之间。长期在基本面和宏观双重压力下,铜价预计仍有下行,年内或重回46000一线。

  回顾2019年一季度铜价走势,整体呈现冲高回落之势。1月在宏观氛围偏空及节前消费弱势下,铜价低位震荡。春节后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利好政策带动市场情绪回暖,叠加海外及国内供给侧扰动频发,铜价大幅上冲逼近51000一线。进入三月以来,制造业增值税的下调引发期现及近远月套利,盘面价格重心下移,及到3月末,美国及欧洲制造业PMI数据不佳,美债三月期与十年收益率倒挂,市场避险情绪抬升,铜价跳空。 关注大宗内参,不错过每篇研报精选!

  全球主要经济体制造业PMI数据接连下滑,3月尤甚。其中,美国3月制造业PMI 52.5,创2017年6月以来新低,欧元区3月制造业PMI47.6,连续第2个月萎缩创2013年4月以来新低,日本3月制造业PMI 48.9,连续两个月跌破荣枯线,创2016年7月以来新低。中国制造业PMI自2018年12月以来连续三个月位于荣枯线之下。全球主要经济体数据惨淡,引发全球股市下跌,美债长短期利率倒挂,风险资产回归基本面。

  美联储暗示2019年不加息,降息概率提升,从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和美国GDP增长的历史规律来看,降息一般发生在美国经济加速下滑阶段,加重了市场对于悲观前景的预测。但美元指数仍然居高不下,这是源于全球经济下滑阶段,对美国经济抗跌的信仰,易使资金回流美国而做多美元,因而有色金属价格仍然承压。

  (一)全球铜供给或整体收缩

  在自由港印尼减产的背景下,2019年全球铜精矿供给扩张大大放缓。全球主要矿山的扩产体量约43万吨,自由港减产数量约为23万吨,新增产量实际仅有20万吨。而年初以来全球供给扰动再发,非洲赞比亚和刚果金新税制造成的当地矿山和冶炼厂停摆,影响数量或达到30万吨,印度韦丹塔冶炼厂复产遥遥无期,南美罢工可能干扰未来产量。折算现有的扰动,铜精矿的供给实际已经出现了负增长,随着南美扰动风险进一步扩大,供给可能有进一步收缩。

  2019年2月18日,印尼自由港(Freeport)发言人表示其铜精矿出口许可已于2月15日到期,目前尚未从矿业部获得出口许可的建议,公司暂时将其部分产品运往印尼东爪哇的冶炼厂(PT Smelting in Gresik)。3月8日,印尼政府同意向矿商PT Freeport以及PT Amman Mineral Nusa Tenggara颁发为期一年的铜精矿出口许可,其中Freeport获得约19.8万湿吨的铜精矿出口许可(2018年为125万吨,同比下降78%),PT AMNT获得33.6万湿吨的许可(2018年45万吨,同比下降25%)。

  而观察产量和出口数量的实际缩减比例,我们发现,出口量缩减的比重要高于产量缩减的比例,这其中或存在印尼矿石出口禁令的影响:2014年印尼政府出台了一项矿石出口禁令,要求印尼矿商必须在本国进行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其旨在迫使企业在印尼境内建设精炼加工厂,增加印尼矿产品的出口附加值,并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为了缓冲出口禁令对于经济的冲击,官方折中允许66家矿业公司继续出口精矿至2017年,允许出口含铜量不低于15%的铜精矿。2017年1月,印尼再度颁布矿业新规,要求外资矿企至少剥离51%的股权给印尼政府。Freeport与印尼政府在股权及出口问题上展开了长达几年的谈判拉锯战,Freeport也几度由于未获得出口许可证而停产。在2018年12月,双方终于结束股权谈判,Freeport将51.24%的股权转给印尼国家控股的Inalum,并且承诺在印尼建设一个新的铜冶炼厂。与此同时,Freeport采矿权持有至2041年,并保持在运营期间的管理权。

  在股权谈判尘埃落定之后,Freeport后续的出口许可证问题或许不必再忧虑,但在印尼的出口禁令以及扶持国内冶炼产业发展的背景下,铜精矿出口数量可能继续减少。从全球铜金属的供应角度来说,Grasberg产生的实际供给扰动仅是产量下降的影响(同比上年减少约23万吨铜金属)。而考虑到中国的铜供需平衡,我们则需要考虑到区域流动问题。中国的铜精矿2018年总进口1971万实物吨,印尼仅占1.38%(约27万实物吨),即使对中国的出口全部停止,影响仍然有限。因而最终衡量印尼出口缩减的影响,预计造成全球铜金属供给收缩约1%,对于中国的铜精矿供给影响或小于1%,对于国内TC下移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在政府债务和资金压力下,非洲赞比亚和刚果金两国在2018年对其矿产税制度进行大刀阔斧式的改革:

  赞比亚:2019年1月1日起,赞比亚矿业权利金从4-6%的浮动税率上调1.5个百分点,如果铜价分别超过7,500美元和9,000美元,则特许权使用费将分别上调8.5%和10.0%,赞比亚政府还推出了一项针对黄金和宝石的15%的新特许权使用费,并对铜精矿征收5%的进口税。此外,为减少公共债务,赞比亚政府计划从4月1日开始,将以不可退还的销售税来替代增值税。赞比亚矿山商会表示,在目前铜价下,未来将有58%的铜矿企业面临亏损;未来三年,由于矿业公司减少投资,将有2.1万工人失业。

  刚果:2018年3月份刚果金总统约瑟夫・卡比拉签署了新矿法,铜矿区使用费从2%提高到3.5%,黄金矿区使用费从2.5%提高到3.5%。一项新的“超级利润税”被引入,税率为50%。当利润超过矿山最初可行性研究预测的25%时,它就会生效。2019年2月,刚果金重新颁布了铜和钴精矿的出口禁令,原文为“就2018年11月21日颁布的0913/CAB, 243/CAB, 矿业部2018年1号文件,及矿业部、财政部联合发文中条款6.1和6.2规定的单一精矿,以及7.1规定的混合精矿,只能在本地销售。”

  新税制在两国的铜产业链中产生了连锁反应。由于赞比亚冶炼产能相对充裕,而刚果金较为匮乏,铜精矿整体由刚果金流向赞比亚。而赞比亚铜精矿进口税的实施,直接造成了铜精矿流入的停止,后续刚果金出口禁令的实施使得铜精矿未来的流动性进一步被限制。

  在新税制的作用下,两国矿商面临着生产成本增加、原材料供应等问题,包括欧亚资源、嘉能可和韦丹塔三个国际矿产商的生产运营被打断:

  欧亚资源位于赞比亚的Chambishi冶炼厂停止生产,该厂主要生产阴极铜,产能约5.5万吨,所用的铜精矿主要来源于刚果金的两个矿山Boss Mining和Frontier Mine。而Boss Mining的矿山和冶炼厂也将于2月底关闭,该冶炼厂主要生产阳极铜,年产能约5万吨。Frontier Mine目前仍在运营,主要生产铜精矿,据欧亚资源公布,其每月约生产铜精矿3.2万吨,2018年铜精矿的金属吨产量共计约10.2万吨。赞比亚Chambishi冶炼厂关停后,刚果金的Frontier Mine铜精矿生产面临转移,其未来可能将其部分产量销售到Lualaba省郊区Lualaba铜冶炼厂(隶属中国有色集团),该厂计划于2019年10月1日前投产,设计产能一期处理铜、钴精矿40万吨,二期预计达到80万吨。

  嘉能可将削减其位于刚果金的Mutanda Mining Sarl铜钴矿的产量,并裁员2000人,2018年嘉能可的非洲铜矿场出产了41万吨铜矿石,Mutanda作为其中产量最高的一处矿场,铜年产量19.9万吨,嘉能可称Mudanta产量将会减少至10万吨。此外,嘉能可旗下位于赞比亚的莫帕尼铜矿(MopaniCopperMines,MCM)3月19日发生事故,造成两名工人死亡,该事故迫使公司暂停生产,等待调查。莫帕尼是赞比亚最大的矿业公司之一,年产量约为10万吨。

  韦丹塔位于赞比亚的冶炼厂的Nchanga使用的铜精矿同样来自刚果金,在进口税实施后迅速减产,该厂2018铜产量为1.3万吨。而同样位于赞比亚的Konkola铜矿,于3月1号井停产,因其承包商未能获得资金,支付工人工资,Konkola2018年产铜3.7万吨。

  在世界铜供给中,非洲地位不容忽视,2017年赞比亚和刚果金的铜精矿产量占世界产量近10%,精炼铜产量占6%。而从整个非洲的铜供需结构来看,铜金属整体呈现净出口。在非洲新税制的影响下,一方面铜精矿的出口直接受限,另一方面区域内贸易终止,精炼铜的生产和输出也被打断,共同影响整个世界的铜金属供给。计算受到影响的数个矿山以及冶炼厂,铜金属产量减少或超过30万吨,约占世界铜供给的1.4%。

  回顾韦丹塔事件始末:2018年3月,冶炼厂周围出现了大规模抗议活动,认为该厂严重污染当地的生态环境与渔业;2018年5月,泰米尔纳德邦政府下令永久关闭该冶炼厂;2018年12月,印度国家绿色法庭撤销了关闭该冶炼厂的决定,韦丹塔计划2019年第二季度或第三季度重新启动。

  韦丹塔复产受阻并未给阴极铜的供给造成新的变动,但复产之路漫漫,韦丹塔也开始处理其铜精矿库存,据新闻Vedanta已向中国买家运送了两船次的铜精矿,一批是12月底的25,000吨,另一批是1月底的30,000吨,累计处理55,000吨铜精矿。据印度政府官员透露,Vedanta计划将剩余的35,000吨精矿出售给一家年产40万吨的冶炼厂,这是除中国外亚洲最大的冶炼厂之一。政府大选将在5月举行,泰米尔纳德邦的两个主要政党反对重新开放冶炼厂,进一步增加停产可能性。

  南美地区目前供应虽无明显减量,但年内仍有供应隐忧。其一波兰铜业旗下Sierra Gorda由于劳资纠纷存在罢工风险,该铜矿2018年产量9.69万吨,目前波兰铜业在政府的中间调停下延长了谈判期,以求避免罢工。其二智利Codelco旗下Chuquicamata冶炼厂重启日期推迟,该厂由于环保改造自2018年12月关停,目前Codelco已经停止与建筑改造方合同,重启杳无音信,Chuquicamata冶炼厂的停产暂不影响其铜精矿的生产。其三是MMG旗下秘鲁Las Bambas铜矿通往港口的运输道路封锁尚未解除,MMG已经宣布其销售合同遭受不可抗力,Las Bambas在2018年生产了38.5万吨铜,其精矿主要运往中国市场。目前看来MMG遭受的道路封锁风险最高,但在事态有新的进展之前难以估量对铜供应的实际影响,因而我们仅将其作为供应隐忧。

  (二)国内供应上半年难有大幅增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2月国内精炼铜产量共计134万吨,同比上年减少9.5%。1月精炼铜进口约33.6万吨,同比上年增加11.6%,铜精矿进口189.5万吨,同比上年增加17.8%,进口结构由精炼铜向铜精矿倾斜的趋势没有改变。

  从国内产能变动情况来看,2018年四季度包括中铝东南、梧州金升在内新建产能点火开工,2019年仍有赤峰云铜、山东恒邦、紫金矿业(601899)等逾百万吨新建产能待投放,2019年实际形成的供给增量或超过90万吨。随着新产能的投放,冶炼厂采购铜精矿需求也在提升,而一季度以来海外供给扰动较大,铜精矿加工费自2月以来持续走低,已从90美元的高位回落至70美元附近。

  综合来看,二季度铜精矿加工费的低位预计维持,全球铜供给收缩是客观事实,而中国周边印尼铜精矿出口锐减,韦丹塔铜精矿库存已经处理,未来局部铜精矿供给也维持偏紧的格局。新增冶炼产能虽然体量巨大,但达产仍需时间,加之上半年检修影响,二季度预计国内产量难有显著增量。

  2019年1月,废铜进口数量17.69万吨,同比上年减少11.5%,1-2月进口废铜进口金额11.3万美元,同比减少37.7%。精废价差自2019年以来整体呈现先降后升,但绝对水平仍处于历史低位。政策作用下废铜进口持续收缩,2019年在废七类进口全面禁止后,废六类也将列入限制进口的范畴,国内废铜由于回收体系不完善,供给难以满足市场需求,进口依存度仍然较高。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废铜供应的紧缺,精废价差的低位将长期维持。

  在春节效应的影响下,铜库存自1月下旬以来开始累积,目前国内库存已经达到31.9万吨,保税区库存达到58.3万吨,累计超过90万吨,已经远高于去年同期水平。高库存固然与2018年部分新产能陆续产出有关,但更重要的是,节后消费复苏缓慢,有代表性的上海广东两地去库力度不佳,造成铜累库时长和强度超过往年平均水平。

  从下游消费来看,铜最主要的消费电网建设,2019年计划电网投资额为5126亿元,总量略高于过去两年的计划额(2018年4989亿元,2017年4657亿元)。但从电网投资结构来看,高压电网密度将显著提高。2018年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新规划7交5直共12条特高压工程,涉及投资金额或达到1800余亿元,占到2019年规划总额的35%。由于特高压主要使用钢芯铝绞线,仅在变电站环节使用铜,铜的使用密度将大大降低。

  虽然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增速已经大幅走低,但在传导周期下,施工面积增速仍在回升,对于后端消费的铜,中期仍有正向拉动作用。但从长期来看,在房地产开发投资维持低增,新开工增速开始大幅下滑的背景下,铜的长期消费并不乐观。此外,商品房销售增速自2月起已经开始负增长,上一轮消费周期基本结束,销售年内或持续低迷,对于后续新开工也有压制作用。而家电的消费周期与房地产购置周期密切相关,空调和洗衣机尤其明显,在商品房销售低迷的背景下,后续家电的购置需求同样受到抑制。

  汽车销售仍处于负增长,1-2月汽车销量累计385万辆,同比下降14.94%。汽车销量的低迷,使得厂商减量生产主动去库,直接减少汽车用铜的消费。新能源汽车仍在高速发展阶段,1-2月累计生产15万辆,同比上年增长83.4%。新能源汽车用铜量约为传统汽车的4倍,加之充电桩等设施的用铜,长期中仍是消费利好,对于传统汽车生产的颓势也有一定冲抵作用。

  综合来看,电网用铜年内难有增长,由于施工周期房地产施工中期仍可期待,但长期在销售及新开工的低迷下难有起色。商品房的消费颓势下,家电的消费也将受到边际打压。传统汽车的产销弱势中期仍难扭转,即便新能源汽车能够冲抵部分低迷。从年内铜消费来看,消费整体趋弱。但二季度是传统的消费旺季,即便长期消费趋弱,中期各行业产销仍有季节性复苏,但正如库存数据的暗示,复苏进程可能呈现为超预期的缓慢。

  Comex非商业持仓数据一季度经历了由净空头向净多头的转换,目前非商业持仓仍维持净多头,但多头已经开始退缩,净多头持仓持续减少。从上期所前二十主力持仓情况来看,进入2019年2月以来,沪铜前二十主力始终维持净空头,近期净空头持仓持续攀升,多空持仓比不断下滑,市场情绪偏向消极。

  全球经济增长面临压力,美元指数居高不下,宏观层面打压铜价。基本面上铜整体处于供需两弱的格局,一方面全球铜精矿供给的收缩已成市场共识,且海外扰动风向加大,海外库存持续下降,国内新增冶炼产能上半年难有大幅释放;另一方面消费的弱势已经体现,一季度超预期累库使得上半年去库进程漫漫。供需两弱的格局使得价格更易受到扰动,且宏观因素的边际影响被加剧。二季度在消费季节性改善的背景下,铜价预计有所回暖,但上方空间有限,高点或位于50000-51000之间。长期在基本面和宏观双重压力下,铜价预计仍有下行,年内或重回46000一线。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大宗内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yzcccable期货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站提供的各种信息及资料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构成任何邀约、投资建议或承诺,用户应依其独立判断做出决策。用户据此进行决策而产生的风险等后果请自行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地图

工商合法注册企业 安全网站 123垃圾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网上报警